当前位置: 首页 创新实践

【2018社会实践】 莫让“千湖之城”变“填湖之城” 坚守一城秀水碧波

发稿时间:2018年08月13日 编辑:萨仁其其格 唐沫然 来源: 江城队

      (通讯员 付成栋 戴璐)“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在李白笔下,武汉被誉为“江城”。江河纵横,湖泊交织,江城武汉是中国湖泊数量最多的城市,素有“千湖之城”的美名。星罗棋布的湖泊是这座城市特有的骄傲,亦是一张最亮眼的城市名片。然而随着经济的发展,武汉的湖泊日益萎缩,大量水域被蚕食、被侵占。作为生活在这座城市的大学生,中南民族大学江城队的队员们针对武汉湖泊的发展史及现状进行了实地调研。

武汉发展史变成了一段填湖史

      7月22日,队员们着手准备调研的前期工作,通过收集多方资料信息了解武汉湖泊的发展历史。为此,队员们来到了武汉市水务局。“武汉湖泊发展大致可分为两个阶段”,市水务局工作人员向队员们介绍到,第一个阶段是上世纪80年代前,由于人口增长、粮食紧缺,大面积的湖区和湿地被填成了田地。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是第二个阶段,为了顺应改革开放、增加经济效益,百姓们纷纷围湖养殖发展水产业。

      队员们在《武汉地理信息蓝皮书》中发现,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武汉的湖泊面积陆续减少了约34万亩。从武汉市水务局发布的数据来看,近30年,武汉湖泊面积减少了228.9平方公里。从建国初期到如今,武汉中心城区的127个湖泊现仅存38个。

      “现如今一些耳熟能详的湖泊如杨汊湖、范湖,仅仅只留下一个带“湖”的名字,更多的湖泊甚至连名字都没留下,永远消失在岁月的河流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授说,“过去几十年的武汉发展史变成了一段填湖史。”

武汉曾经优于水,如今却忧于水

      行是知之始,知是行之成。为了直观地感受武汉湖泊的发展变化,7月24日,队员们分赴中心城区的几大湖泊进行实地走访。

队员们在走访中得知,南湖片区的很多住宅小区原本是湖面或湿地,通过大面积填湖才建成了如今的小区。家住在南湖旁的萧爷爷回忆道,“武汉逢雨必涝,低层的居民每到夏季都要做好可能被淹的准备”。

      “一些人把沙湖旁边的塘承包下来养鱼,再将鱼塘改为藕塘,慢慢地,藕塘泥土淤积就变成了陆地”,沙湖附近的居民向队员们透露。位于武昌东北部的沙湖原为武汉的第二大湖泊,如今也在急剧萎缩中,原来约1200亩的湖面到现在只剩了一百多亩。

      湖泊和湿地原本就是承担蓄水、分洪功能的,但汤逊湖被填为建筑用地后渍水难题一直困扰着当地居民。队员们翻阅历史记录后发现往年的武汉中心城区曾出现上百处渍水点。多年持续不断的填湖使得武汉湖泊面积大幅萎缩,直接削弱了湖泊天然“蓄水池”的功能,这是武汉逢雨必内涝的重要原因之一。

湖泊保护法规体系不断完善,铁腕治湖让填湖无处藏匿

      了解到上述情况后,队员们于27日联系了武汉市湖泊管理局。队员们从湖泊管理处了解到,早在2001年11月30日,武汉市人大常委会就通过了《武汉市湖泊保护条例》,将166个湖泊列入保护名录。

      “2009年是武汉湖泊发展的一个重要节点,疯狂的填湖态势得以控制,相关部门不断加强水环境的治理并还湖于民。”工作人员介绍到,此后武汉市对湖泊保护条例进行多次修订,一次比一次严格。“武汉相继出台了《湿地自然保护区条例》《湖泊保护条例实施细则》《中心城区湖泊保护规划》《湖泊执法巡查制度》等20多个与保护湖泊相关的地方性法规。”

      同时,工作人员告诉队员们,目前武汉市湖泊局已经采用“互联网+”模式保护湖泊,启动“智慧湖泊”管理平台系统建设,市民可通过微信举报涉湖违法行为,相关法律部门也在不断拓宽执法发现途径,加强执法监管力度。

      结束了几天的走访调研后,队员们回到学校整理资料,集中总结,完善调研的后续工作。队员们表示,此次调研过程中,团队凝聚力在不断增强。实地调研不仅加深了队员们对武汉这座城市的了解,而且将大学生所学知识运用到了实践之中,提升了队员们的综合能力。

顶部 微信二维码 底部

扫描二维码下载
“中国青年”移动客户端

扫描二维码关注
“青年之声”微信